做事情的一二三四五六七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makerlog

Andy-Warhol-Large-coca-cola3

Andy Warhol (1928-1987) Coca-Cola casein on cotton 69 3/8 x 54 in. (176.2 x 137.2 cm.) Painted in 1962.

昨天去参加了一场名为“环球资源移动电子展”的展览,地点是在香港亚洲国际展览馆。这次参展的公司总共有1200多家,其中来自深圳的有800多家。

我主要是在下面这个主题的展区里。

2.pic

报名非常容易,只需要在网上简单填写一下个人的信息,公司名(随便填),此外,还需要准备一张名片。为了报名这个展会,提前一个星期专门去印了两盒名片,只花了11元,质量不错,非常划算,这里帮他们打一下广告:云印(一个腾讯出来的朋友参与创业的公司)。

来到展会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放眼望去,其实种类蛮有限的:各种可穿戴(手表,手环,耳机,防丢器),各种手机平板,各种无人机,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机器人,代步车,移动电源等等)。

5.pic

虽然是香港电子展,但基本上目光所时之处都是华强北那些小作坊的身影。不得不感叹他们的生存能力之顽强。从优盘,到MP3,到移动硬盘,到手机,到移动电源,到平板,到可穿戴,到无人机,到代步车,他们永远都在时代的前沿。前段时间跟朋友聊天时,想到一句话,如果你不知道老百姓到底需要什么,那你就去华强北走一圈,看看他们在卖什么,基本上就是老百姓们需要的东西,或者称之为“刚需”。这里的人不跟你谈情怀,永远是利益驱动的,哪怕一个东西只赚几十美分或者几美元(我指的批发价)。

比如这个防丢器只要3美元(批发价,500个起),量再大点可以降到2.5美元。可定制你想要的外观,形状,颜色。

8.pic

比如这两个运动手环分别是5.8美元和6.8美元。

9.pic

这些产品除了作为防丢器和运动手环以外,还可以拿来作为来电提醒,睡眠监测,ppt翻页器等诸多功能。大家可以对比一下那些我们在朋友圈里被刷屏的那些动辄几十到几百块的可穿戴产品,并且它们当中的不少还要靠刷单来众筹。

这个不太好看的磁悬浮音箱只要215元(人民币)。虽然丑了点(实物),但是工厂可以提供定制,你可以做自己的ID。大家可以对比一下前段时间刚众筹的售价299美金的某音箱。

20150429033950948

下面这个,从某家公司的展台那里拿到的彩页,正面是做代步车。这种车根据尺寸不同,售价从120美元到150美元。充电2.5-3小时,续航2.5-3小时,行驶距离20-30公里。大家可以对比一下朋友圈里刷屏的899美元的滑板。

11.pic

背面就成了手机,电脑和平板。

12.pic

嗯~ 这就是华强北。

一边看展,一边萌生杂七杂八的想法。回来之后,趁热打铁,简单整理了一下。

原理一:需要追求利益(利润)。这是一句废话,但这句废话很重要,我要放在这里。追求利润并不丢人,这是基本的商业法则。如果你认同它,那么希望通过感化别人的方式,比如做公益,很难走远,或者说,它不是fundamentally解决问题的办法。原因很简单,因为原理二。

原理二:大部分的人是自私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是不是从新东方和老罗开始的?),情怀就成了做事的标配,或者好像是“情怀一出”,人就能变得无私一样。讲情怀的人,往往爱提及乔布斯的苹果或是日本的匠人,可是这些的前提是,他们真的做出了really fucking great stuffs,情怀不是你爱用苹果的产品或是在演讲时用了keynote或是模仿乔布斯或者是张口闭口艺术家就自动出现的,我不知道情怀的准确定义,与其琢磨这些技巧,不如先把东西做好。哦,想到一件可以表达情怀的东西:开源。说到开源,很多人喜欢用开源的东西,却不想着为开源生态做贡献。看,这也说明人是自私的。那我们该怎么办?

原理三:尊重市场。既然大部分的人是自私的,既然做事要追求利益。那就意味着,让贫困地区的人们用上智能手机这件事情,是不能单靠公益组织完成的。虽然十年前MIT的尼葛洛龐帝提出的一童一电脑(One Laptop Per ChildOLPC)计划很伟大,但最终能解决“信息不平等”这个问题的,却是世界上最懂得追逐利益的两类人:苹果公司和深圳参与手机产业链的数以万计的大大小小的公司。这两类都是在拼了命地去赚钱一个是拼了命地出好产品给业界树立标杆!一个是拼了命地优化资源配置把性价比做到最佳!归根到底一句话,他们都尊重了市场:接近“原理的”产品,接近“原理的”价格。

One_Laptop_Per_Child_-_Flickr_-_Knight_Foundation

OLPC

原理四:只有符合“原理”的东西才“应该存在”。这一条,是想讨论下上一条中提到的“接近原理的产品,接近原理的价格”。接近原理的产品,是说,这种产品符合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在历史上留下痕迹,就像收音机,电视,随身听,iPhone),比如手机,必然是要大屏幕的,因为“原理”是人们渴望自然的交互。再往后走,手机这种产品是要消失的,因为“原理”是人们渴望自然的交互^^。就像没人再用算盘计数了一样。 接近原理的价格是什么?不断逼近成本价。如果你做不到足够好的产品,那你只能去做足够性价比高的产品,让人们物有所值的产品,让人们觉得“这就是成本价”的产品。这也需要智慧,两个比较好的典型:小米style,华强北小作坊style。

结合原理三和原理四,也可以再举一下Elon Musk的特斯拉的例子。这个例子是《从0到1》中讲的,我不过这里是重复一下(如果记不住这个的,真的应该反思一下自己读书的效果,还有那些评价这本书是鸡汤书或者成功学宝典的,我也是无力再吐槽了)。当Elon想做电动车的时候,他并不是上来就瞄准大众的需求,而是考虑那些可以为高附加值买单的富人群体需要一款什么样的电动车,然后利用富人的钱来帮助降低电动车的制造成本(随着时间的推移来促使造车的成本接近边际成本)。如果他一开始盯着的是普通人群,即便车造出来,由于成本下不来,哪怕你天天喊着“是美国人你就要支持绿色环保”的爱国口号,也很难有人买单。It’s so smart!!! 当然这也不是建议你上来就学他去做很酷很高大上的玩意儿。嗯,参考原理五。

原理五:目标虽然是明确的,但道路往往是曲折的。你的目标可以很伟大,但你做的事情一定要符合规律:有些事情要走捷径,有些事情要脚踏实地。怎么区分呢?我的理解是,能够举一反三,别在一个地方重复犯错,或者别在一个“常识”的地方犯错,就是走捷径;什么时候要脚踏实地?第一次做,尝试人们未涉足的领域,或者是做一些需要刻骨铭心(走心)的事情的时候要脚踏实地。回到做硬件。硬件里的坑实在是太多了,与其上来就拿着VC的钱带着压力去烧钱做高大上的玩意儿(未必市场认可,可能还太早),还不如先做些练手的东西,干好一亩三分地,自负盈亏,摸索里面的技巧。即便你有做天鹅的潜力,也应该花些时间去做一下鸭子。毕竟,春江水暖鸭先知,是不是?不好意思,我又要举Elon Musk的例子了,他先后做了zip2,paypal,才做了spacex和tesla。那些上来就嚷嚷着要造火箭的人,实在可笑。。。why?

原理六:人要成长必然要经历磨练。俗话说,“别怕吃苦”,“想逃避挫折或失败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打算这辈子一事无成”。这些话听起来都蛮鸡汤的,其实不是这样,这些话是非常fundamental的原理。原因在于很多人在做事的时候,做事的逻辑不是去遵照事物本质的逻辑,而是走的“避免受伤害”的逻辑。如果这个时候,你用“别怕吃苦”的逻辑来稍微平衡一下“出于怕疼”的做法,会更好容易遇到那些隐藏在痛苦之后的真理,而这些真理往往是鲜有竞争者的,或者说是Peter Thiel口中的秘密。

这个事情还可以展开讲讲,比如一些心灵鸡汤(媒体)里讲的“某某富二代,富三代从底层做起,多么的了不起”。hmmm,it’s totally bullshit(for 了不起). 这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这只是正确的事情,并且富N代们只是在零风险的情况下做了正确的事情。其实大部分的人如果有长远的规划,想要做成点什么,都该做类似的考虑(I mean,放长线钓大鱼)。可惜的是,无论出于自身的想法,还是家人压力,还是朋友的影响,人们很难做出这种“正确”的选择。大家比照的不是自己距离“原理”有多接近,而是比照与身边的小伙伴收入相差几何是否买了房,或者是别人在多少岁的时候赚了多少钱融了多少资,这很可笑。讲到这,推荐一本书《稀缺:我们是如何陷入贫穷与忙碌的》

原理七:商业的发展要“to 原理”而不是“to VC”。很多在创业的人喜欢关注VC的喜好,喜欢看VC讲了什么观点,喜欢变成VC想要的样子。用流行的话来讲,这是急功近利的做法,我觉得这是不尊重原理的做法。因为,VC不是魔法师不是预言家,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根本就没创业过,很多人也根本就是赌徒而已,手里拿着一些所谓的pattern来挑选他们心中的选手,所以他们并不了解真实的市场,以及其中的种种挫折。而VC与创业者的关系应该是同一条船的小伙伴,VC不是创业者的饲养员或奶爸奶妈,创业者也不应该是VC手中的玩偶(比如毫无原则无节制地站台走秀)。

4.pic

文章的结尾讲一下今天在展会上遇到深圳一家做机器人的公司。他们的产品很像缩小版的NAO。问了一下销售,她跟我讲,这款机器人做了两三年了,现在都还只是样品阶段,价格也没出来。我说那这几年靠什么活着,她给我指了一下角落里的大黄鸭音箱,“喏,卖这个,还挺好卖的”。我很喜欢他们这种野蛮生长的模式,这种公司在市场里从一出生就要接受各种各样的考验:办公环境差,缺钱少人,没有钱可烧等等,但一旦能走出来,往往生命力极强。至于说,他们能走多远以及现在是不是一个最佳的机器人时代,那就见仁见智了(我不评价这个)。有意思的是,这类公司,可能并不是他们不想to VC,而是VC看不上他们,因为还有很多一身光环的海归精英们嗷嗷待哺,等着拿钱去玩一些高大上的项目或者“黑科技”。但这么做,就很容易一不留神跌倒在坑里。原因请参考以上的一二三四五六七


One more thing

我前面讲的那些是原理吗?

可能也未必,但这些的确是我当下的一些感觉。不过,谁都会出错,出错的时候被人指责(无论如何)都是不舒服的。所以即便我在这里看似有逻辑的讲了一堆,但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心理还是一阵发虚。

那,我想讲个故事来自我安慰一下。

前段时间去了趟澳门,还不错,用200元赢了1000元。因为智商不足,所以只够玩“大押小”的。为了多赢钱(这是废话),就给自己定了两个准则:超过1000元就停止(无论赢或输),只赌出现“2个连续大”或者“2个连续小”的情况(如果之前已经是2个大了,我就押小)。所以就用了200元的筹码(柜台的最低金额),连续赢了四次,最后赚了1000元(200->400->700->1000)。最后,就好就收。所以其实一个晚上下来,大部分的时间是在找柜台,一旦找到,就毫不犹豫地下注,赢了一次之后,也毫不犹豫地离开(换桌)。

这个事情,事后想想很有趣。我一开始也没有计划这么来做,是在赌了第一次之后发现,虽然你不能把一个存在运气成分的事情变成一个确定性的事情,但是你可以控制运气。也就是说,你不能保证在同一个柜台上连续赢钱,但是你可以去找那些容易赢钱的柜台。所以,你需要一些“原则”的东西来指导你的行为。即便如此,你还是要“赌”,因为运气的因素始终都在的。嗯,这就是好玩的地方。坏消息是,越有机会的地方,就越难,坑越多;好消息是,不管你是战绩辉煌的大佬,还是初出茅庐的小虾米,在做选择的时候,是没区别的。It’s exciting here!

这让我想到了,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 )的可口可乐海报(本文的题图)。他说,他做这个作品,是因为他发现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喝到的可乐并没有分别。这个看问题的角度非常伟大!乔布斯的iPhone,Elon的特斯拉也都是如此。讲到这,推荐一本书:《安迪·沃霍尔的哲学》,这本书是他的语录集,文字很零散,读的时候请不要着急,你要去耐心品味。一位艺术家,聊些蛮哲学的话题,或许能以一种旁边者的角度帮你看清你在做的事情。maybe ~

Andy Warhol

Andy Warhol

“What’s great about this country is that America started the tradition where the richest consumers buy essentially the same things as the poorest. You can be watching TV and see Coca Cola, and you know that the President drinks Coca Cola, Liz Taylor drinks Coca Cola, and just think, you can drink Coca Cola, too. A coke is a coke and no amount of money can get you a better coke than the one the bum on the corner is drinking. All the cokes are the same and all the cokes are good. Liz Taylor knows it, the President knows it, the bum knows it, and you know it.”

—— Andy Warhol

跑题了,跑题了,跑题了。

一句话,你既然选择了做事,那你就离不开赌,赌有运气,赌也有技巧。无论如何,你不得不赌。翻译成白话就是,“别怕,你要想清楚一些“原理”,然后就顺着原理去做,做错也没关系,不要患得患失”。这本身也是原理,或者是,人们口中的鸡汤。: )

最后还是要说一句,“说”永远比“做”容易,大家加油

1 Comment

  1. 谢谢分享!

1 Pingback

  1. Pingback: 《数字化生存》 | Maker Log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 2017 Maker Log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