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ntaine

The Fountain by Marcel Duchamp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makerlog

“假设你想去芝加哥中心区的某个地方,地图本应该帮助你到达目的地,但是由于印刷问题,你得到一张标注芝加哥,实际上却是底特律的地图,你能想象无法到达目的地的那种沮丧和无助吗?你可以改变行为,比如更努力,更勤奋,更迅速,但这种努力只会让你更快地到达错误的地点。”

这是《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里提到的一个故事。

关于这段,我个人的理解是,每个人手里都有一份地图,这份地图或许就是他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因为地图的不同而导致人与人之间的争论就太正常不过了,并且也不存在绝对意义上的对与错。再进一步讲,试图说服他人是浪费时间和徒劳的。与其带着挑剔的眼光去指责拿着不同地图的人(可能还破坏了信任与感情),不如擦亮眼去寻找那些拿着同样地图的人(可能一个眼神就能心领神会)。所以,到了一定年龄之后你应该是去主动找你想找的人,而不再是试图把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人。

上段文字里,最后的那个认知,我们可以看作是一种“原理”(principle),即手中的那份接近现实的地图。今天早上读到一篇讲张小龙的文章时,又有了些新的体会。读完那篇文章后,我很感叹。微信的成功离不开他过去十多年的经历,这种经历让他悟出的原理内化成了他的产品思路,让人们觉得他的产品“有灵魂”。当然,我们也可以从书中获得原理,但在我现在来看,“经历”这种东西可以看作是加强版的书。或者称之为,一剂猛药(因为对很多人而言,书只能做到安慰剂的程度)。经历和非经历的区别就是前者会让人更加地印象深刻,刻骨铭心。我的逻辑是,如果说原理真的就那么些,经历了足够多以后,人与人的差别只是能否透彻领悟的问题了。

那么原理是有限吗?是的,因为原理的可达上界(Outer Bound)是哲学(我个人的观点,或许不对)。

没人能超越哲学思想,如果你的领悟能达到哲学家的水准,那你就是哲学家了,你的思想就是哲学思想,似乎这是玩了一个文字游戏,但想想也的确是这个道理。大家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在一次次地验证哲学家们所提出的观点。

再延伸来看,我觉得哲学系不该收本科。本科应该是去学习文学,艺术,历史,科学,工程,政治这些。哲学在人求学的早期,应该作为一类知识,而不该作为专业。因为哲学太伟大了,哲学家不该是教出来的,学校应该做的事情是设计一个好的培养模式:给更多的人提供接触哲学以及通往哲学之路的机会,然后给有潜力的人提供脱颖而出的机会,最后资助他们,给他们助力,最后再让他们带领着人类往前发展。

或者换句话说,如果把人类的知识领域看做是一个金字塔,任何一条路(文学,历史,政治,科学,艺术,工程),如果在某个领域钻的够深,提炼出的思想够简单有效,最终都能走向哲学。如果你信奉,“道理是相通的,万物是相通的”的观点,那么艺术家可以成为哲学家,音乐家可以成为哲学家,科学家、历史学家、文学家,都是可以成为哲学家的。比如影响Peter Thiel最深的René Girard 就是一位伟大的文学家和哲学家。Peter Thiel在《从0到1》里所反对的Ayn Rand(第14章),也是一位伟大的小说家和哲学家。这两位大师以后有机会再谈。

升华一下这个观点:如果你认同思想的高处是哲学,Philosophy rules all(哲学统治一切),那么你就能坦然且主动地接受“失败,挑战,经历,读书,感情,科学,艺术,历史,文学,音乐”,因为此般种种是通往哲学之路,它们会为你的成长带来正面意义。或者说,如果你真的想明白了这些,你会发现“人生处处都是美好”,处处都可以开启你的心智。“万物静观皆自得(宋﹒程顥)”,说的也是这个意思吧。

讲了那么多,主要是想推荐一本最近在读的好书:《杜尚访谈录》。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对现代艺术的贡献,可以类比爱因斯坦对物理学的贡献(教人们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嗯,爱因斯坦也是一位哲学家),杜尚让我们脱离事物或者工艺本身来看待艺术,解放了我们的思维。

这本书就是在向你展示一个艺术家即哲学家的例子,希望能给你启发。

Marcel Duchamp

Marcel Duchamp


One more thing:

题图的作品,名叫《喷泉》(英语:Fountain)又译为《清泉》,是艺术家马塞尔·杜尚于1917年创作的作品,这也是他称为“现成物”的系列作品之一。杜尚在《喷泉》这件作品中使用了在纽约第五大道118号的J·L·莫特铁工坊连锁店购买的贝德福郡型(Bedfordshire)陶瓷小便斗,将其命名为“喷泉”并署名“R. Mutt 1917”(R·马特,1917年作)签名字样。杜尚他本人表示“Mutt”一词源自于购买小便斗的商店名称“Mott”,并参考漫画《马特与杰夫》而重新命名。1917年4月,杜尚趁著独立艺术家协会计划在纽约中央大厦举办第一场艺术展览时,作为挑衅而把这件作品提交给协会。

《喷泉》这一系列艺术品被视为现代艺术最为复杂的作品之一,同时也是在杜尚所有的现成物中最知名的作品。杜尚在《喷泉》作品中选择使用现成物的作法,透过原本常见的日用品转换成为艺术品;在这过程中艺术家负责的角色是给予物件意义,进而使日常用品得以提升至艺术品的地位。而其张力主要原因在于现成物使用的小便斗所赋予的厕所象征意义,以及其新加上的名称“喷泉”两者之间的差异,这在概念上赋予现成物艺术最大的挑战,同时也破坏观者对于喷泉的共同想像。有关《喷泉》这件作品的其他意见也颇具批判性,其中一项论述提到过去美学概念认为艺术家的制作技法是创作真正艺术品的重要因素,也因为亲手制作的缘故使得作品得以感动他人;然而杜尚在创作《喷泉》这件作品时几乎不需要技法,而有关现成物的想法则认为艺术作品最为重要的元素为其内涵的艺术思想。对此杜尚在接受访问时则表示,他创作这件作品的目的是把艺术的焦点从实体工艺转移到思想诠释上。

对此比利时艺术史学者蒂埃里·德·迪弗将《喷泉》称作现成物最为经典的范例作品,而加拿大哲学家斯蒂芬·希克斯认为相当熟悉欧洲艺术史的杜尚,明显透过《喷泉》来发表当时具挑衅性质的声明:“艺术家不是最伟大的创造者,杜尚在水管商店购买此物。这个艺术作品指涉的不是一个特殊的对象,而是从工厂大规模生产而来。艺术的经验并不令人兴奋和崇高,充其量是令人费解的,而大多时候都尽量远离厌恶感。除了以上所述,杜尚并没有选择任何现成物进行展示。选择小便斗使得他传递的讯息十分明确:艺术就是你尿出的东西。

(此处文字介绍摘自维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