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448

天书 (Book from the Sky),创作者:徐冰,创作时间:1987-1991,地点: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刚刚,读到一篇文章非常有趣。名字叫《台企战胜全球代工企业的“胜利方程式”》:http://t.cn/RU5oFnk

我查了一下,这篇文章最早出现在日经技术在线(nikkeibp),时间是2010年。

节选三段话:

“欧美代工企业能够在2000年之前获得长足发展的原因在于精简裁员。这些企业在收购客户企业的工厂之后,通过进行原经营者很难实施的大胆裁员来提高盈利性。不过,这种方式在确保客户的同时,还是有很多情况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多余人才及设备。而且会发生巨额的裁员费用。

与之相比,台湾的代工企业始终都在提高自身的制造能力。这些企业过去接单生产电子计算器,近20年来承接个人电脑制造业务,在接单过程中一直致力于零部件的内部制造及设计能力的提高。欧美企业的重点在于“无偿提供设计服务,通过接单制造收回费用”,而台湾代工企业则“未必一定需要通过委托制造来收回费用”。

知名台湾代工企业打败欧美代工企业等其他公司的秘诀在于机壳、以及制造机壳的模具、线缆及连接器等部件业务。由于可通过这些业务来获取利润,因此能够以成本价承接设计或制造业务。凭借这种运作方式领先于其他企业的鸿海,还从事镁合金回收与冶炼,以及个人电脑修理中心的管理业务等。 ”

当年,台企把“代工”的产业链分析透彻以后,把利润高的节点找到,然后通过“他们的某种创新”去降低这些点的成本,从而可以做到“设计,制造”不赚钱,但整个代工是赚钱的局面,于是成功地从欧美手中夺取了订单。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北上来大陆,南下去越南也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是创新吗?

这当然是创新,非常了不起的创新。他们的这种创新跟互联网思维里鼓吹的“羊毛出在猪身上”,“产品免费,服务收费”,“赚未来的钱”是如出一辙。这些本质上是一种资源的优化,并且这种优化有利于产品的发行(设计好的外观/交互/功能,也是某种意义的优化)。我相信类似的事例还有很多。

台湾人理解不了大陆新新人类的“互联网思维”,大陆人也觉得台湾人太保守(注:这是我在媒体上看的,我不知道真实情况)。这就像是《高效能人士》的那本书提到的,两边的人拿的是不一样的地图。并没有什么绝对意义的对与错,时代还在发展,情况也在改变。我不知道什么样是对的方法,但这篇文章倒是提醒了,如果一味追求产品本身的“新、奇、特”,是大错特错。或者说,把创新狭隘地理解成,只有你发明了一个新造型的自行车才叫创新也是有问题的。

这告诉我们什么事情?

先举个例子。

可能我们以为几年前三星做的好,是因为它的产品设计好。其实不尽然。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三星整合了整个生产链,从屏幕到处理器到电池。这是创新,在它的ALMOND屏幕比别人家都好很多的时候,它可以用屏幕的供货速度来遏制别人的发展。当然,它的成也是“整合”,败也是“整合”。

举这个例子,不是想讨论“整合”这种方式的创新意义,而是想说另一点:当我们在评价当年的三星成功的原因的时候,如果把原因归结到产品的创新本身,而不是去看它背后的生产逻辑。那我们很可能就大错特错。如果搞不清楚这个问题,你抄袭了三星的外观以后,错误地认为从此就能产品大卖了。这种想法是很危险的,因为问题的核心不在这。我们大部分情况下看到的,都是海面上的浮现的冰山。海面之下还有很多东西,要么是我们没留意到,要么是他们不想让我们看到。

该怎么做?

跳出局限。即便你有一颗很酷的心,也不要拘泥于去做那些看起来很酷的产品。你还是要问问你自己,你做这个事情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你只是想做一个很酷的产品,而不考虑代价,考虑可行性的话,那你的最佳职业选择,应该是个手工艺人。如果你是想做一番事业,那就应该留意产品从诞生到送到用户手中的整个环节中,是否有创新的可能。这个观点还可以展开讨论就是,你不能因为社会舆论常常说“你们这帮人的创新精神去哪了,你们怎么不去搞一些高精尖的东西”。于是,你就跳下海,扛起民族大旗,打着自主创新的旗号,去做所谓的“高精尖”。这种做法很傻。原因也很简单。一方面,那些“义愤填膺”的媒体朋友,往往只负责“义愤填膺”,骂骂咧咧鄙视一通,却不负责替企业承担责任。另一方面,从做企业的角度讲,盈利是第一要义,量力而行永远都不会错。

还要敬畏。不要因为你生活在互联网时代,衣食住行地身在其中,你就会懂得怎么做。没那么简单,新的知识未必能完全替代过往的经验。互联网的成功不代表“互联网+”就能成功。要敬畏前人,尊重前人。

也要质疑。人们给你看的东西,是他们想给你看的,他们不想给你看的,你是看不到的,你需要自己能搞清楚。就像是,别人告诉你是手机卖得好,是因为“可以让用户有参与感,可以亲自参与设计”,所以卖得好。是这样吗?大千世界,真真假假。换个角度来看:搞清楚结论背后的逻辑,或许比结论本身更重要。


One more thing

题图的作品名叫《天书》,创作者是徐冰

46641377682704

题图照片是我在2013年在大都会博物馆拍的。当时是有一个中国艺术家的特展之类的展览。第一次看到这个作品的时候,非常震惊。可能光看图片感受不到,如果你身处在一个房间里,房间不大,但周围的墙,天上,地上都是“汉字”,这些“汉字”你又看不懂,会带来一种压迫感,这个时候,你会忍不住想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不懂艺术,我就说说我自己所能理解的一种解释:徐冰的天书促使人们去反思文字的意义,反思你所看到的东西,是不是它的本意,以及重新审视整个文化,因为文化是通过这些符号来传递的。

《天书》很伟大,这个毋容置疑。这让我想到另一点,在国内这么多年,生活了25年,为什么会从来不知道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更不知道这件作品的存在。我们会知道国外的梵高,知道国外的达芬奇,知道国外的毕加索,知道国外的达利。却不知道本国同样优秀,也在国际上有声誉的艺术家。

应该没理由不知道的,不是吗?

关于《天书》,有篇不错的解读,有兴趣可以看看: http://www.xubing.com/index.php/chinese/texts/tianshu/

BTW,徐冰后来出了一件作品叫做《地书:从点到点》

4329096_2b7zw5u_l

如果说《天书》是不想让人看懂的,那《地书》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看懂的吧?很搞笑的是,第一次见到《地书》也是在国外,去年的某天等公交车的时候,在MIT的书店里看到了这本书,好像是20多刀。当时,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地书》在国内也有发售,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随手找了一下豆瓣上这本书的短评,只好呵呵呵了。

Untit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