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on Musk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makerlog

刚读博士的时候,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是,你读博士的水平,取决于你要研究的问题的重要性(前提也是你要做的出来才行),然后制定一个5年的计划。道理谁都懂,但能不能做到就是另一回事了。

对于人生来说,实际上也是如此,你的成就取决于你的目标的伟大程度,但这可能是一个10+年的计划。这句话,跟另一个说法,“你应该本分点做好手头的事”,看似矛盾,其实不然。原因是什么?

幂律分布(Power law)

2.pic

Power Law

如果我们假定幂律分布是人生的“基本原理(Principle)”,也就是说,一个理想的曲线是:每一年(或者叫阶段)取得的进展应该是前些年的成绩的叠加。如果认同这个原理,那就意味着你可以自信地设定一个大的目标并且接地气地从小处起步。当然,不是任意的大,也能是无意义的小。我相信这里没有标准答案,就像人生的道理就那么些,世界上几十亿的人,也不会过一模一样的人生。

我们从中可以得到一些启示。

启示1,<终点>

你要想的很大,理想很宏大,但你要心里明白这是未来10年的事情。现在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在为10年以后做准备。如果能想通这一点,你就有可能会在一个大的尺度进行思考。比如,你能为社会解决什么问题?而不仅仅是赚钱,赚钱不过是顺手的事情。举个例子,赚做渠道的钱,或者叫做“转手费”。赚取“转手费”没错,但是奔着“缩短人们交易成本和优化中间流程”而去解决一系列问题所赚到的钱,跟做渠道发行去赚钱,是两个不同的出发点,他们可能会交叉,但交叉以后,就是在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走了(或者交叉之后一个是缓慢发展,一个是一飞冲天)。还是那句话,怀揣着不同目标的人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做着类似的事情,时间长了,差别就出来了。人们最近热议的学校里的精英在社会上的表现,其实不就是如此吗?So,what are you fighting for?

这让我想到了下棋,其实,Peter Thiel那本书中也早已引用过象棋大师Jose Capablanca的话,来阐述类似的观点:如果你想赢,你应该先研究终局是怎样的(第五章:Last Mover Advantage)

“In order to improve your game, you must study the endgame before everything else. For whereas the endings can be studied and mastered by themselves, the middle game and opening must be studied in relation to the end game.”

— Jose Capablanca

启示2,<起点>

起步的点,应该根据你自己的能力,你的机遇,你的环境来设定,而不是紧跟媒体的大趋势或者你身边人所做的事情,所谓扎堆。扎堆可以给你安全感,但没办法给你指明拿到圣杯(Holy Grail)的路。造成扎堆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缺乏长期的思考,机会来了以后,只好是赶鸭子上架,宁可错杀一百不可错过一个。但人生发展的路不是线性的,所以起步大与小或许没那么重要。你现在还记得你小学中学大学的排名吗?

就像是如果未来的目标是Billion级别,你在意一开始做的是个100块还是1000块的东西吗?太大,意味着你需要付出更高的承诺,如果能力不够,那就有夭折的可能。太小,容易让人居于安逸,不思进取。还是那句话,在道理人人都懂的情况下,有人做得好,有人做不得不好的差异也在于此:即,对于平衡的把握程度。有时候你要维系平衡,有时候你要极端,有时候你要赌。很有趣,这也是人生有趣的地方之一。

启示3,<过程>

人们常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这句话,如果你当做这是对你的训练,是对的,如果你当做是“日积月累”的过程,那就有问题。“日积月累”本身没错,只是它会带来某种误导,让人有种只能线性积累的感觉。事实上,我相信,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会经历很多次质的飞跃。幂律的曲线,如果你带着放大镜去看,它其实很可以分割成很多个区域,在每个区域里是线性的,或者我们俗称的量变,区域与区域的差别就是质变。如果把人生比喻成打游戏,每一关的过程就是你的量变,打完Boss之后通关就是你的质变。这告诉我们两件事情:1)能否在你迎接更大的挑战(Boss)前帮你获得足够的训练是一件重要的事情;2)如果你没有经历的足够多,你是遇不到Boss的。后者,换句话讲,你会在一个很长的时间里,一直处在一个量变的位置。关于这条,引用Drew Houston的毕业演讲中的一段话:

When you’re in school, every little mistake is a permanent crack in your windshield. But in the real world, if you’re not swerving around and hitting the guard rails every now and then, you’re not going fast enough. Your biggest risk isn’t failing, it’s getting too comfortable.

— Drew Houston

他说,如果你没有撞的鼻青脸肿,说明你跑得不够快,你犯的错不够多,你的训练不够量。你若能想明白这一条,它就是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所聊到的“原理”。你如果想不明白,它就是人人口中的那碗毫无味道的鸡汤了。

过程,怎么过?舆论,压力,环境往往让人们在旅途中难以做出“following principle”的决定。结果就是无尽的折腾。有人把“从折腾中获得人生真谛”视作修炼,每个人的修炼方式也各不相同。不过,我很清楚一点:支撑你一路走下去的东西,一定决定了你究竟能走多远。

迷茫的时候,抬头看下那轮明月,它已经存在了46亿年了。

4.pic_hd


One more thing

题图的这哥们说要用核弹炸火星,你怎么看?

标题来自这两天在听的侯德健的一首很不错的歌《你和我的明天+歌词1983+我们都曾经年少》。

“曾经有一天 早已记不得是哪一年
我们开始喜欢说从前
说起从前仿佛没好远
想要说清楚 却又怕没时间
说从前
天总是望不穿的天
路总是走不尽的远
想要的总得不到
却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抱怨
那时候 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危险
那时候 我们只知道拼命向前
那时候 我们的汗水曾经比海水还要咸
想当年 我们曾经一起过河 也曾一起渡桥
说从前 我们曾经一起上学 也曾一起坐牢
我们都曾经一齐东征西讨
也曾经就快要一起走到
想当年 谁不是
为了理想而理想
说从前 谁愿意
为了抬杠而抬杠
想起当年 谁又不是
站在不同的立场 望着相同的方向
说到从前 谁又愿意
只是为了不一样 就拼了命的不一样
回想起当年
没问完的问题很不少
只是到如今
还需要答案的已经不多
关于我从何处来 要往那哪里去
关于可去不可去 能来不能来
关于有与没有 以及够与不够
关于爱与不爱 以及该与不该
关于星星、月亮与太阳
以及春花秋月何时开
。。。”

看似不同时代不同背景不同身份不同角色的两个人,其实在努力着同一件事情。